關於部落格
  • 116545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最低稅負是稅改活棋

最低稅負制自2006年實施以來已逾五年,期間未做任何修改,但租稅時空環境已有不同。首先,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在2009年12月31日施行期滿落日,取 而代之的是企業營利事業所得稅率自25%降為17%。租稅減免在不同產業間的分配不均現象,已隨促產條例落日而逐步消除,最低稅負也因租稅減免退場,課稅 範圍跟著縮水;個人部分,員工分紅配股失去促產條例的庇護後,按面額10元課稅已成歷史,配股所得回歸按實價課稅,最低稅負鎖定個人的五大減免稅所得,也 因此少了一大塊。

五年來,國庫經由最低稅負收到的所得稅,每年大約200億元。促產條例租稅減免優惠退場,代表最低稅負稅收也會減 少。不過,最低稅負原本就不是著眼於稅收,它的存在,是因為政府無法一次取消所有的租稅獎勵,從而藉由最低稅負,挑選享有高減免優惠的企業及個人,另行課 徵一道10%及20%的補充性所得稅,以此彰顯租稅公平須有的基本防線。

最低稅負與租稅獎勵的「共生關係」,最終會因免稅所得完全消失而自然落日,似乎意味稅制公平時代已然降臨;問題即在於,最低稅負制並未將當下個人及企業享 有的減免優惠全數納入課稅,例如個人上市櫃股票的交易所得;政府若不自覺地任由課稅範圍「有減無增」,最低稅負被賦予免稅所得「剋星」的角色,只會帶著遺 憾而非光榮離場。

房產稅制的缺陷,使富人出售豪宅獲利上億元時的所得稅不到百萬元,令社會大眾看到其間的問題及不合理之處;同樣也是資產的股票,其投資利得則是完全免稅, 僅需負擔千分之3的證券交易稅,自然更讓人不平,尤其是以勞力賺取的薪資所得,卻每塊錢都要繳稅的中產階級,政府又如何能夠繼續裝聾作啞。

租稅工具喪失應有功能,促使富人藉由股票、土地快速累積所得,是台灣所得分配惡化的「因」;揮金如土的奢侈消費,只是貧富差距擴大後顯現的「果」。奢侈稅 僅能對富人高價消費行為施以懲罰,不足以改變其快速累積財富的現況。唯有對股票及土地的資本利得課徵合宜的稅負,才是改善所得分配的關鍵一擊。

依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歸戶統計,所得稅率達40%的金字塔頂家庭,其所得結構幾以股利為主,反映股票是富人財富結構的重要性。然而,最低稅負自始放棄對上 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課稅的決定,不只難脫為富人護航的嫌疑,更讓最低稅負呈現跛腳。根據統計,所得分配差距在2006年最低稅負施行後,仍自7.45倍擴大 到2009年的8.22倍,顯示以打擊免稅所得為要務的最低稅負制,並未發揮應有功能。

最低稅負只鎖定免稅所得,圈選的課稅對象,也只限年所得逾600萬元以上的巨富家庭,全台符合課稅者不過5,000戶。政府能一步到位將資本利得納入所得 課稅,自是政策上選;如需分段達標,則可考慮擴大最低稅負的課徵範圍。政府應認真思考,讓最低稅負重新整備,將砲口朝向免稅的資本利得,特別是上市櫃公司 的股票交易所得,方足以顯現政府全力拚均富的政策決心。

【2011/03/01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若從最低稅賦制來對證券交易所得課稅,這其實跟臺北到高雄不走西岸要走東岸一樣是繞遠路的作法,課證券交易所得稅可能會造成的民眾反彈,難道改用最低稅賦制的方式先課一點就會反彈小很多,相對容易實施嗎?以一般民眾只要聽到加稅就反對的心態來講個人還真的有點懷疑靠最低稅賦制來改善因證券交易所得造成所得分配不均惡化的問題,只是不管用哪一種方式,敢勇於面對並挑戰理盲與民粹,不要想著都要各方討好處處不得罪,才有實行的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