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s Vision
關於部落格
  • 11442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貨幣政策不可承受之重

 央行上周舉行理事會,決定維持政策利率重貼現率於百分之一‧八七五不變,但實質上已有三個變化:一是去年六月以來連續五季、每季升息○‧一二五個百分點的升息循環停步;二是名目利率未變,但實質利率已因物價預期漲幅收斂而可望轉為正數,已回歸中性的貨幣政策;三是升息效應逐漸顯現,本國銀行逾期放款比率上升,房地產交易量縮價平趨跌。因此,這次貨幣政策實質上是由緊轉鬆,關照景氣動向的意義已備;即使存有反向降息的些許空間,但政策驟然轉向等於釋出景氣急速惡化的負面訊息,反將打擊民眾信心,不利穩定;此外,假若這波景氣轉折是長期抗戰,就更要保留子彈,此時一動不如一靜。

這次利率政策的決定,基本上不存有什麼爭議,房地產市場及本國銀行業甚至可以稍稍喘一口氣。不過,央行近期的匯率政策卻受到不小質疑;先是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提醒政府注意新台幣匯率,因其攸關出口廠商存亡,甚至認為在控制匯率方面「韓國做得比台灣好」;未久,新台幣因全球股災、資金流出而隨勢貶值,曾任央行副總裁的金融研訓院董事長許嘉棟又批評央行為協助出口,對新台幣匯率「阻升不阻貶」,以致國內資金過剩,存放款利率差距低盪,肥了出口業,苦了銀行業。

同一匯率,兩個觀點,恰恰切中彭淮南對新台幣匯率「兩面刃」的形容;新台幣貶值或有利出口價格競爭,但進口成本將因此增加,不利物價、消費及投資。因此,貨幣升貶與經濟得失之間的取決,須視短中長期因素的交互作用而定;短期因素包括關注投資人的從眾行為、風險偏好變化,中期會受國內外利率差距、貿易收支差額、資本移動等影響,長期則須與儲蓄及投資動向、生產競爭力、購買力連動,實非單一因素所能決定。只不過,一般人多僅依一、兩項短期顯性因素而論斷功過,反而忽視了中長期相對隱性但重要的結構性因素,彭淮南這次即直指了政府及產業界都不願面對的真相。

央行統計,今年以來台灣出口成長,不論是以美元或新台幣計價都減緩,而且表現不如鄰國;以不計匯率變化的本幣計算,今年前八出台灣出口成長率僅百分之五‧三,低於主要貿易競爭對手韓國的百分之一五‧九,代表本身的出口量成長即不如人,自難全然歸因於匯率變動。央行還發現,今年台灣對大陸出口成長也走緩,主要是大陸部分大量進口品,台灣沒有生產,須從韓國輸入。再看經濟部的統計,韓國在大陸進口市場占有率相對台灣的領先幅度,也由去年的一成九擴大到今年上半年的二成四,而今年兩岸間貿易還有經濟協議(ECFA)早期收穫清單產品降稅的加持,如此更說明了台韓產業競爭力的消長之勢。

不可諱言,匯率變化當然會直接影響出口價格的高低,初始或能左右訂單於一時,但若一直做不出採購者要的規格、樣式及品質,或者產業鏈的完整度不足,終究還是會從國際市場的競爭中敗陣,新台幣貶得再多也沒用;反過來說,如果貶值真的是刺激出口的唯一利器,那國際競爭就只需要貨幣貶值競賽了,但這樣的競賽既不可能持久,對仰賴進口加工再出口的台灣而言也討不了便宜。因此,台灣經濟要成長、出口要擴張,需要的是持續性的產業升級與競爭力的提升,這意謂的是實質的設備投資、技術研發、人才培育及制度鬆綁,新台幣匯率政策幫不了什麼忙。

【2011/10/03 聯合報】http://udn.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