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s Vision
關於部落格
  • 11442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載]李敖有話說 - 認清台獨消費228的真面目

 二二八就是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所發生的臺灣的一個民變事件,就是臺灣從光復以後,從日本人手裏,我們中國重新把它拿 回來以後所發生的一個政府和人民之間的一個嚴重的衝突,它是從二月二十八號到三月十號,這段時間啊整個的時間都是臺灣省人在殺外省人,這個十天時間過來以後,外省的軍隊開過來了,又開始殺臺灣人。

可是這個殺的過程裏面,軍人並不知道誰該殺誰不該殺,有一些臺灣的人,張三跟李四的不對,張三就鼓動軍隊去殺李四,所以嚴格的說起來,最後的殺來殺去的局面是臺灣人殺臺灣人,可是利用了外省人做工具,所以整個就是這樣一個局面。

可是這個局面啊一直被壓住了,過去啊臺灣不敢提這個文字,任何 文獻上談到了二二八事件或者說 二二八事變,就是用X......五個X字,真正在臺灣把它當成一個歷史問題,把它談出來的,不是別人,就是李敖,跟李敖的朋友,在我李敖主持的刊物裏面,我們一早的談到了這個問題。

後來我還編了三本書,叫做「二二八研究」,「二二八研究續集」,「二二八研究」三集,還跟我的學生合編了一本,就是 「你不知道的二二八」。

今天談這個問題,我是最內行的, 爲什麽呢?

一直這個問題被鬧、被炒作,過去毛澤東講了一句話,他說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爲什麽呢? 人有階級,用階級作爲一個鬥爭的武器的時候,矛盾立刻就調出來了。

在臺灣是族群鬥爭一抓就靈,有本省人外省人的分別,有臺灣省人原來的跟四九年到臺灣的這些外省人去衝突,這個問題一調就調 出來了,本省人、外省人就調出來了。所以省際的鬥爭、族群的鬥爭,一抓就靈。

這個二二八的題目一直鬧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停止,這個題目鬧到什麽結果呢?

就是外省人在臺灣被打壓,頭都擡不起來,覺得是罪人,就是當年啊我們是兇手,我們殺了好多臺灣人。

殺了多少臺灣人呢?

好有趣啊,我給大家看看資料。

根據楊亮公的調查報告,死了一百九十個人,死傷一共是一千八百六十人,根據當時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的報告死了三千兩百人,根據保安處的報告死了六千三百人,根據王康寫的二二八事件親歷記, 死的是兩千人到三千人,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是死了兩千兩百人,根據現在的台獨分子辜寬敏的他們在臺灣青年上的報告,說死了五萬人,然後再根據這個彭敏明的說死了兩萬多人,根據洋人,喬治柯爾,他的「被出賣的臺灣」,書裏說死了兩萬多人。可是最嚴重的是根據王育德這本「苦悶的臺灣」研究,說死了十幾萬人,根據臺灣四百年史,說死了十幾萬人。

換句話說呢,整個的說法裏面,從一百九十個人,到死了十萬多人,這個落差很大了,到底死了多少人?

我們看到有趣的現象,有一個台獨分子,事實上是嘴巴上臺獨分子,她一直住在日本,她的名字叫做金美齡,跟蔣介石老婆宋美齡那兩個字一樣的.金美齡陳水扁請她做國策顧問,金美齡寫了一本書,它叫做「日本啊,臺灣啊」,她在這本書的第四十七頁講死亡人數約兩萬八千人。

依當時的比率,臺灣國民兩百人就有一個人犧牲。

注意啊,同樣一本書到了第一百六十頁,她說,造成大約五萬名臺灣人被殺,以後還每年都有大量的臺灣人流血犧牲。

換句話說呢,死兩萬五千人,跟死五萬人,隨她高興隨她順口溜。

所以呢,由這個例子告訴大家,死亡的數位是不準確的。

用什麽的方法證明死亡數位的準確的呢?

我告訴大家,日本人統治臺灣五十 一年,它留下很好的戶口制度, 戶口很嚴密,這個戶口呢,在國民黨政府來的時候呢同樣的接收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人口同一樣的戶口,跟這一年的戶口去減嘛,所以最好的方法是用戶口去核對。

在臺灣有國民黨的軍頭郝柏村做行政院長的時候,採取了這個方法去核對,結果發現啊八百人只有 這麽少的數目,根本不是什麽兩萬多人,也不是十萬人,只是八百人,翻來覆去都是八百人。

就是說你小舅子當時死了,忽然你姐夫死了,病死的也算,被殺掉的都算,都算,大家然後湊在一起,看看這到底是死多少人,發現誤差祗是八百人。

後來怎麽辦呢?

後來用懸賞的辦法,就是有人證明你家死人了,好,賠六百萬台幣,這個數位很大呢,所以很多人就開始冒領,冒領到現在多少人呢?

我告訴大家多少人,我們現在查的很清楚, 就是死亡人數,看到沒有在九十三年二月二號,由這個董事會在 審查的結果,發現了死亡了六百 八十個人,失蹤了一百七十六個 人,加在一起是八百五十六個 人,就是正好從戶口裏面去核 對,就是這麽多人。

爲什麽死了八百多人,會說死了兩萬八千人,又說死了五萬人,又說死了十萬人,爲什麽這樣子 呢?

製造仇恨啊,利用這個機會來製造仇恨。

那麽當時怎麽說呢?當時說公佈文件啊,就公佈了文件,大家一看,哎喲,自由時報,說可找到被槍斃人的名單了,已決暴動人犯名冊。

結果鬧了大笑話,已決,注意啊,已決不是已經槍決,已決是已經判決,已經解決的這種暴動人犯。所以我們才知道,原來這些人犯都沒有死,都沒有槍斃,幹什麽呢?都是有期徒刑的判決。我們看到這些名單,被抓的也有, 被通緝的也有。換句話說呢,這些人是有頭有臉的 人寥寥可數,八百多人死掉了, 沒有錯,可是有頭有臉的人寥寥可數。

那麽還有什麽呢?

還有一些就是准予自新的名單,就一百三十七個人,我們可以看到了,當時如果那麽喜歡殺的話呢,就不必給你自新了,通通把你幹掉就算了。

我給大家看一張附錄的文件。

在台中市,有一個人叫劉青山的, 他是煙酒專賣局台中分局的一個科員,請看看他怎麽死的,被流氓推下,群衆趨前圍毆,送台中醫院治療,未死,消息傳出來,還沒死。

第二天晚上,流氓十餘人衝入醫院,把他的耳朵,鼻子割掉,兩個眼睛挖出來,再拼命打他,始告斃命。

看到沒有?

大家注意啊,籍貫。

死的劉青山什麽地方人?

看到沒有?空白,爲什麽空白?

後來我查出來,原來他是外省人。

請問這是誰幹的事?

哪裡來這麽多流氓啊,跟他有什麽深仇大恨啊?

這就我所說的,二二八到三月十號這段時間,都是臺灣人殺外省人。

還有外省的女老師被輪姦,外省的小孩子走在馬路上面被抓住,流氓真的流氓啊,一個人抓左腿,一個人抓右腿,撕開,把這個小孩子撕開,這個屍體丟到水溝裏去,是這樣殘暴的,

怎麽有這麽多殘暴的局面?

怎麽割人家耳朵,挖人家眼睛,爲什麼呢?

日本人混進來,留在臺灣,日本人是在做流氓,放出來,混進來, 造成這個局面。

可是今天臺灣歷史怎麽說?
臺灣整天算這個賬,絕口不提當時臺灣人怎麽殺外省人,也絕對說臺灣人被殺的都是精英,都是優秀分子,那麽優秀的分子會十幾個人跑過去,去切人家的耳朵,挖人家鼻子和眼睛嗎?

明明是流氓。 今天沒有道理可講。

我講過根據,給蔣介石的報告,外省人當時被殺的也是八百多人啊,等於扯平啊,你殺我八百, 我殺你八百,等於就是這樣子啊。

只是外省人被殺的這個族群,大家嚇跑了,臺灣我們領教了,我們不敢住了。

我常常開玩笑,大家講說二二八被害人,我說我李敖也是二二八被害人,爲什麽呢?

因爲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我在北京念書,跟我一點關係沒有,可是我們要跑得時候,從北京跑出來, 我爸爸有一個在東北認識的臺灣省的好朋友,他們約我們立刻到臺灣,我爸爸不敢來,爲什麽不敢來?

就是發生了二二八事變,發生外省人這樣的被殺,怎麽敢去呢?

結果我們家從北京啊,應該直接逃到臺灣的,結果我沒有,逃到上海,再由上海轉手,再跑到臺灣。中間這個過程裏面,我們在 海搞了房子,買了些囤積的物品,預備這個苦難的時代,我們可以活。結果最後這些東西全丟 在上海了,房子也丟在上海,根本都沒有了,不敢來,最後才來臺灣。

所以我才說我們也是二二八的被害人。天歷史整個被改寫,被改成了甚至說臺灣人被殺十萬人之多,天啊!你想想看,十萬人被殺,難道查不出來嗎?當時臺灣也就幾百萬人口,十萬人死是多麽大的數位啊!

可是今天道理沒法說,變成了一面倒,就是族群鬥爭一抓就靈,省籍鬥爭一抓就靈,要使外省人擡不起頭來。

只有我用書,用演說用節目,把這個真相講出來,使大家知道,這個真相不過如此!!

PS:郝柏村是對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