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5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轉載]兩岸史話-風雨飄搖中的一頁民國海軍史

 以下是王道將軍關於當年海軍動態方面的闡述。

     民國36年春,桂永清先生就任海軍總司令,我集合武漢地區戰幹團同學歡迎這位老教育長,大家相聚甚歡。桂總司令返回南京後,立即來函希望我到海軍工作,並邀請我(王道自稱,下同)擔任他的少將主任祕書,代他批閱公文等相關事宜,責任甚重,我非出身海軍,能以少將待遇進入海軍,誠屬不易,乃欣然接受。

     海軍高層諜影幢幢

     我到職後,在總司令辦公室工作,同仁中有王天池上校、劉廣凱中校。劉為青島海校畢業,以後到英國皇家學校受訓。桂總司令的機要祕書名叫游 俠,是從南京教導總隊時即追隨桂總司令,為桂總辦理些私人函件。想不到這個人乃是中共埋伏在桂總司令身邊的老共間諜。另一位副官處長金聲,也是從南京教導 總隊時期即追隨桂總司令,當大陸轉進時發現他也是一個潛伏的共黨分子。那時的參謀長是周憲章先生,副參謀長是宋少將,他是曾任台灣省長宋楚瑜的叔祖父,宋 楚瑜的父親宋達,是宋將軍一手提拔。他原是文書上士出身,為人謙和,工作勤奮,經他個人之努力,一直升到參謀本部人事次長和以後的聯勤總司令。

     那時的海軍,各分派系,自立門戶,譬如由青島海校畢業的有宋長志、馬紀壯、劉廣凱等,有廣東海校畢業的,還有電雷學校畢業的如段一鳴、黎玉璽、郭發鰲等,以及馬尾海校畢業的梁序昭等人。

     我到南京海軍總部時,發現真正由清末水師學堂到海軍出身的現職人員,不到一百人。因抗戰時中央政府遷移重慶時已無海軍,所以桂總司令就任後號召海軍歸隊。響應歸隊,馬紀壯即為其一。

     桂永清將軍就任海軍總司令後,任重道遠,他懷抱著一顆遠大的願望,一心要建設中國新海軍。但那時他所處的環境不如理想,他初到海軍時受到 很大排斥,因他本是陸軍出身,受命整治海軍,無形中受海軍出身的將領們排斥,而且那時的海軍,地方色彩非常濃重,在諸多將領中福建人居多,有些單位喊口令 皆用福建方言即可見一般。其次派系門戶之爭也很明顯,如上述之青島系、黃埔系、馬尾系、雷電學系等,相互傾軋。桂先生有見及此,乃盡一切努力設法消除這些 裂痕,走向精誠團結,萬眾一心之目標,成效卓著。

     建軍之初 艦隊基礎

     抗戰勝利後,我國海軍艦具雛形,其中艦隊來源如下:來自美國贈送之8艘軍艦,均為護航驅逐艦,由我國海軍在美接收後,通過巴拿馬運河,橫 渡太平洋回國成軍。這8艘軍艦均命名為「太」字號。如:太康、太平、太和等。8艘軍艦均在2000噸以下,並非正式驅逐艦,僅為護航驅逐艦。原為5門砲, 回國後即被拆卸變為3門砲。原裝置有魚雷發射管,拆卸後即不具攻擊能力。

     日本投降後,將日本海軍一艘4700噸之驅逐艦沒收,取名為「長治」號,艦上除船身外空無所有,我軍方將其重新整修,配備武器,投入艦隊行列。

     英國贈送我國兩艘軍艦,一是巡洋艦,噸位為6400噸,已後成為我方命名的重慶號,艦上主力砲為6門口徑砲,官兵百餘人,為我主力戰艦, 不幸在大陸撤退時叛變投共。另一艘來自英國的靈甫號軍艦,在台灣海峽與一商船相撞,受重創未沉沒,以後英國索回該艦。還有一艘就是1萬噸的補給艦峨嵋號, 再加上我國原有的江防部隊永字號,這些就是桂總司令就職後組成我國海軍建軍基礎的艦隊群。

     劉玉章 關漢騫急撤

     民國36年我到海軍後,桂總司令抱著一顆愛國熱忱,赤誠建軍之心,令我非常敬佩,乃貢獻所知所能提出意見,作為參考。民國36年至37年 間,戡亂任務已逐漸進入高峰,東北的國共之戰,國軍不斷失利,我海軍不僅要運補東北部隊,同時還要在海上協助東北轍出之部隊。那時劉玉章將軍的五十二軍就 是海軍船隻在營口掩護下撤退出來。當劉玉章部隊準備從營口撤退時,共軍3個縱隊尾隨其後,意圖阻止其撤退,但劉玉章將軍見情勢危急,無法順利登船,乃下定 決心調部隊回頭反擊共軍,迅速將共軍3個縱隊擊潰之後,再從容登船撤出。這是我在海軍親自接觸目睹之事件,軍中鮮有人知此詳情。

     那時劉玉章部隊的裝備比其他在東北新一軍、新六軍、第八軍部隊都差得很遠,卻仍能在緊急關頭作出勇猛之反擊,實屬難能可貴,關鍵是主其事 者是否有當機立斷的戰鬥意志所致。在當時情勢下,居然能夠全軍撤出,絕非偶然。其他部隊一個一個不是被共軍殲滅,就是被共軍圍困,甚至投降,情況相當狼 狽。在此同時,海軍又在秦皇島與塘沽將闕漢騫將軍的五十四軍撤退出來。桂永清將軍有一段時間是坐重慶號旗艦上,在青島與渤海灣坐鎮指揮協助撤退,保存國軍實力,功不可沒。(待續)

http://news.chinatimes.com/wantdaily/11052101/112012032100540.html

風雨飄搖中的一頁民國海軍史  ──蔣公巡弋海上化險為夷回顧(之二)


海官訓練的人是海軍軍官,軍艦上的武器要何時用,打何人,必須要有對象。

民國37年秋,桂總司令向我表示,希望我擔任海軍總政治部主任,可為海軍多作些事,那時 海軍總部已因外力干涉,將政治部改為新聞處,我當時即應允擔任這份工作,為海軍百年樹人大計,推展教育工作才是最基本之重要事項,協助訓練海軍幹部為國所 用。我的看法當即蒙桂總司令肯定,隨即簡擬一份公文由桂總司令簽字,親自送交國防部主管此業務的鄧文儀將軍。

負責政治部 為國訓人才

獲鄧同意,我即啟程經上海赴青島海軍官校訓導處,接替陶滌亞將軍為訓導處處長,陶處長改 調為海軍總部新聞處處長,海軍官校訓導處以後改為官校政治部,後來海軍總部新聞處也改為海總政治部。當時全國海軍軍事學校只剩青島海軍官校,其餘均已停 辦。當年美國援助我國在青島成立海軍訓練團,其規模甚大,一切設備均用美國所供應之最新器材,而且比美國官校所使用的更為新式。

因此,在此訓練團中,美國特別派駐一個軍事顧問團協助教學。以後訓練團合併到海軍官校, 顧問團也併入了海軍官校編制內,而這批新式儀器如雷達、聲納器等先進器材,美軍甚為重視,他們的顧問常常講:這些器材是美國的產業,可見其重視之程度。那 時官校校長是魏濟民先生,學生總隊的總隊長是郭發鰲上校。

桂總司令與海官

桂總司令出身陸軍軍校第一期,留德深造,回國後創建教導總隊。教導總隊課程繁嚴,訓練精良,成為國軍楷範,不少學員投入上海松滬戰役中,獻身報國,戰果輝煌,表現優異,受各方及國際重視。桂總司令立志消除各派系門戶之見,以及存在已久的地方色彩,他做了兩件最重要的事:

(一)是統一學籍,將所有分布全國各地之海軍學校,歸併為一,統稱海軍軍官學校,並以其畢業之年次,總稱為海軍官校第幾年班。例如一位民國20年在青島畢業的學生,就稱其為海軍官校二十年班。

第(二)件舉措是在大陸招收四十年班學生時開始,錄取名額按全國各省平均分配,以求公平性與普遍性。因此該年班中也包括了台籍人士,前任海軍總司令,以後出任駐日代表的莊明耀先生,即是海軍官校四十年班畢業的台籍學生。

我到青島海軍官校就職時,當時正在官校受訓的是三十八年班與三十九年班,以及四十年班與四十一年班;三十九年剛到台灣招收的是四十三年班,沒有四十二年班,因為三十八年正值國民政府自大陸撤退,無法辦理招生,所以沒有該年年班。

那時期海、陸、空三軍官校師生,都是承襲黃埔陸軍官校之優良傳統,人人忠黨愛國,保持黃 埔革命精神,遵循國父遺教,以保家衛國為己任。我到任之初,發現這種目標並不顯著,教育內涵只著重技術教育,而忽略了學生對國未來遠大目標之正確理念。我 是訓導處處長,有責任也有義務為學生們勾畫出一幅藍圖,以為全校學生奮鬥之方向。因此我曾對學生講:海軍官校不是一般商船學校,商船學校學到開船技術即 夠,一切行動以商業利益為主。海軍官校卻不同,海官訓練的人是海軍軍官,軍艦上的武器要何時用,打何人,必須要有對象;船往哪裡開,也一定要有方向。如果 一位海軍軍官不知為何而戰,不知為誰而戰,船行不知開向何方,那就太危險了。因為軍人負有保家衛國的神聖使命,不容有絲毫差錯!

蔣公搭艦外訪 危局艱險

民國38年蔣中正總統 宣布引退後,大陸幾近全部淪陷,山河破碎,國勢危殆,總統內心之悲哀與痛苦是不難想像的,但這位身繫國家民族絕續存亡重任的領袖,仍以冷靜卓絕的睿智,在 緊要關頭力挽狂瀾,來台主政。為局勢所逼,於38年5月由上海至舟山,經澎湖抵達台北,接著搭軍艦訪問鄰國友邦──菲律賓。

蔣總統在海上巡弋乘坐之座艦,有一重要關鍵,要在此鄭重提出。那時海軍高級官員一致主張 蔣委員長乘坐長治艦,因為是4700噸的大軍艦,而太字號不到2000噸,長治號上裝備之武器火力也較強大,搭長治號幾已成定案。但當時唯一持異議者,是 時任海總部作戰處處長的段一鳴,他在海軍是唯一精通陸、海、空三軍事務的官員,他畢業於電雷學校與陸軍軍校第八期,又受過空軍教育,為北洋軍政府執政時期 段祺瑞之孫,是安徽人。他有鑒於長治號上官兵分子複雜,為國家元首安全起見,認為蔣公不宜乘坐長治號。到最後將成定局時,段面見桂總司令,並隨身帶著辭呈 前往,希望由桂總司令出面阻止蔣總統搭乘長治號。

在桂總司令相當堅持下,段一鳴遞上辭呈,總司令當面批:「准」。隨即段一鳴說:「總司 令,您是我的長官,也是我的學長,我今天離職事小,但不能不向您進一言,您同意請總統坐長治號這件事,將來要對歷史負責任。」言畢拂袖而去。當他將走出門 時,桂總司令急急召喚他回來,問他:「你認為長治號有問題,那麼其他哪艘船較安全呢?」段答道:「太康艦最安全。」

在此同時,桂總司令找我去詢問此事,他說:「太字號哪艘最可靠?」我當時直接就回說太康 艦最為安全可靠,桂總司令隨即問我何以故?我告知說:「過去我住在南京總司令旁之海軍宿舍凱旋新村時,與太康艦艦長黎玉璽對門而居,房門對房門,他的太太 是湖北人,也是回教徒,我與黎艦長一家常相過從,他的思想、言行、品格操守,我知之甚深。此人雖非長才大略,但他絕對是忠誠可靠、忠黨愛國的海軍軍官。太 康艦上的軍官都來自海軍官校,大致無問題。」(待續)

http://www.want-daily.com/portal.php?mod=view&aid=143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