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s Vision
關於部落格
  • 11442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漢光演習 究竟演了什麼?

漢光演習 究竟演了什麼?(上集) (李人岳報導)

 

國軍年度漢光廿八號演習4月中旬在全台各地展開,過程中雖然引發「實兵不實彈」的爭議、馬總統在演習期間先出訪非洲、後又只花6分鐘視導部隊的質疑,不過演習總算平安落幕,接下來應該檢討漢光演習究竟演了什麼?又得到甚麼經驗?

 

採訪漢光演習多年的「軍事連線」雜誌總編輯陳維浩指出,現在的漢光演習已經發展成「本土防衛作戰計畫的實兵驗證」。他以馬總統視導的298機步旅「跨區增援」為例指出,要讓全旅一千八百多名官兵、三百四十多輛戰甲輪車、火砲在兩晝夜內從屏東萬巒的駐地,北上到桃園八德,移防距離達到四百公里,同時維持戰力可以立即作戰,其間沒有發生意外事故,不管對國軍或各國的軍隊而言,都是很大的挑戰與嘗試。陳維浩說:『包括參謀作業、路線規劃和後勤支援、油料彈藥、甚至應變處置都要擬訂;過去跨區增援都是北到中或中到北,其實相對比起來都是200公里,距離比較近。這次跨南北,要最南邊的機械化部隊到北邊作戰, 大概已經是極限,如果做得起來,以後的跨區增援SOP大概都不是問題。』

 

除了規劃部隊移防的參謀作業之外,陳維浩指出,各式車輛需要的維修和油料、彈藥補給,使得機械化部隊極度依賴後勤支援,這次298旅從南部八軍團通過中部十軍團、進入北部六軍團的作戰區,也展現出軍方將後勤支援業務從戰鬥部隊移出劃歸聯勤地支部後,已經發展出通用的標準作業程序。陳維浩說:『不管南、北、中都已經有標準規格的作業程序,這其實難得,因為不再是依附在各旅、營各行其是,也許是納入聯勤的最大好處。因為戰鬥部隊編裝變輕,要這樣長距離移防需要顧到的裝備就少,否則後勤作業要由南到北,難度也會提升。現在是把牙齒和尾巴分開,牙齒可以移動和其他地方的尾巴組合,形成持續戰力。』

 

對於有輿論質疑部隊在移防過程中缺乏防空警戒作為,而且在想定中也沒有考慮到戰時假如喪失空優以及道路破壞時,部隊根本很難如此輕易移動增援;陳維浩認為,從其他戰區抽調部隊已經屬於戰略行動,關鍵因素在於維持行動的隱密、保密作為以及在最短時間內完成移動、達成奇襲的效果,阿兵哥的防空警戒動作,已經是最末端了。陳維浩認為,漢光演習的意義,就是驗證各種計畫和措施的可行性。陳維浩說:『重點是演練本身其實是要驗證這麼大部隊,透過現在既有的路網,能做到甚麼程度的跨區移動?有一年機步200旅搭高鐵,就也是「你試試看嘛?」後來沒有再做的原因就是發現不可行。』

 

陳維浩也指出,近年來軍方戰甲車輛移防,已經都改以拖板車移動,理由是公路單位避免履帶破壞路面上的柏油、反光石和標線;雖然上各國就算在戰時,也不會讓戰車以本身動力行軍幾百公里,徒增機械和履帶的耗損,不過如何維持戰駕兵的道路駕駛能力,以及軍方是否應該維持重型運輸車輛與能量,其實也值得討論。陳維浩說:『軍方現在的理由是已經沒有能力維持那麼大的運輸群,委商的這些人因為長期合作,上下板車的作業比軍方還專業、對安全也有保障,但是軍方是否該保有能量其實可以討論。』

 

近年來軍方將後備動員「同心演習」與漢光結合,讓參加教育召集的後被軍人投入守備作戰演習,已經成為近幾年漢光演習的特色之一,「軍事連線」雜誌總編輯陳維浩從實地採訪的過程中發現,參演的後備軍人不管是臥倒或出槍動作都很標準確實,「除了頭髮比較長之外,看不出和現役部隊有甚麼差異」,陳維浩認為除了兩年的役期將這些動作內化,只要稍加訓練就能上手之外,老兵和男人間「輸人不能輸陣」的自尊心和榮譽感也是主因。陳維浩說:『這是最純粹的軍旅生活,搞不好義務役役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沒這種經驗,都沒過得那麼精實,所以每個阿兵哥的評價都是「哇!這過得很精實!」。尤其男生這種東西很容易被激發,突然那些精實的回憶都出來了,就算以前沒哪麼精實,也要裝得很精實。水坑耶!「兩四勾」班用機槍手就這樣「啪」的一聲趴下去,水還濺起來!』

 

陳維浩說,以現今的媒體環境,教召這種根本是擾民的活動,居然事後沒有傳出怨言,顯示漢光結合後備動員,讓後備軍人真的體驗部隊在防衛角色中的定位,確實達到了效果,不過他也擔憂,未來假如改採募兵制之後,受過幾個月軍事訓練的後備部隊是否還能維持這樣的即戰力?陳維浩說:『現在教召是以短期內退伍的後備軍人為主,等到未來以軍事訓練為主的人來動員時,還有沒有這樣的戰力?除非每年來操他一次、每年來徵召一次...』

 

撇開「實兵不實彈」的爭議,以及演習期間總統是不是可以不在家的爭論,作為驗證本土防衛計畫和驗收部隊訓練成效的漢光演習,其實在鏡頭背後,驗證所得的實質經驗,恐怕才是更加可貴的,而參演官兵的辛勞和付出,也值得給予正面的評價。

 

漢光演習 究竟演了什麼?(下集) (李人岳報導)

 

國軍年度漢光廿八號演習4月中旬在全台各地展開,不過過程中引發「實兵不實彈」的爭議,馬總統在演習期間先出訪非洲,隨後又發生只花6分鐘視導部隊被質疑不重視國防,讓今年的漢光演習似乎新聞不斷。採訪漢光演習多年的軍事連線雜誌總編輯陳維浩指出,過去的漢光演習間有提振民心士氣和展現軍力的目的,一種方式是結合空降、登陸等科目進行大規模的實兵演練;另一種就是舉行實彈火力展示,他分析根據慣例,火力展示通常兩年舉行一次,所以總計28次漢光演習中剛好有14次,通常都會邀請中外武官、官員、地方人士參觀,歷任總統也會透過這樣的機會親自視導。

 

不過火力展示的場景往往是很粗糙、缺乏戰術思考的想定,對驗證武器可能有效果,卻無助於驗證國土防衛,加上陳水扁前總統後期被批評好大喜功,因此近年來已經取消這類集中式的實彈射擊,回歸各軍種的年度例行演訓,漢光演習逐漸轉變成本土防衛作戰計畫的實兵驗證,並且加入了對抗的型態。陳維浩說:『以前的漢光是集中在火力展示,過了兩三年後有折衷做法,就是把重砲保養射擊等等結合在反舟波射擊,過去幾年有這樣做法,就是把實彈射擊演練結合到實兵演練。這幾年因為又更強調訓練流路,又更打散回到原來的訓練流路,漢光就又轉型為對抗型態。』

 

因此面對外界「實兵不實彈」的質疑,陳維浩指出,既然是實兵的對抗演習,怎麼可能會使用實彈呢?陳維浩:『現在的做法多半是北中南三個作戰區,挑兩個擔任防衛軍,另一個就擔任攻擊軍,所屬部隊都打散到另外兩區擔任假想敵。當對面有真正的人、有假想敵衝過來,試想怎麼可能會使用實彈?』。陳維浩說,其實演習部隊在過程中也採用了制式的空包彈,而演習部隊為了滿足採訪媒體需要的聲光效果,也想出了使用煙火、大龍砲的怪招,讓演習官兵彷彿成了電影特效師。陳維浩直言,「實際符合演訓狀況對於外界來說不見得是好看的場面」。陳維浩說:『務實不代表一定好看,符合實際演訓狀況的,對外界來說不見得是好看的場面!尤其這幾年軍事電影也是一股主要潮流,大家所謂的「真實」其實是來自「電影場面」。只要有實彈就涉及安全,對以官僚組織的軍方來說就有一套非常複雜的安全規定,使用實彈的場合,需要申請的手續就非常複雜,要注意的環境背景因素就比較複雜,所以不是任何場合都可以打實彈,例如要打飛彈,空域就要管制,但如果頻率那麼高,一場漢光可能會要申請三、四次預演,絕對會有其他民怨產生。』

 

另一個引來爭議的焦點就是馬總統在漢光演習前夕出訪非洲友邦,遭媒體批評「國軍年度大演習,三軍統帥卻不在國內」,回國後終於在質疑聲中視察298旅跨區增援演練,不過面色鐵青、一語不發的出現在媒體前6分鐘,又遭批不甘不願,雖然國防部當下立刻澄清解釋,不過外界的質疑已經存在。雖然過去漢光演習從沒有發生過「演習期間三軍統帥不在家」的狀況,不過總統在演習期間是否應該在國內坐鎮,其實並非那麼絕對的問題。作為三軍統帥,責任是決定「打不打」,而非「如何打」;漢光是純技術面的軍事操演,不是政治決策兵推,總統本來就沒有角色。

 

而六分鐘快閃,說穿了更是媒體經過一週的喧囂、爭論和等待,等著看馬總統怎麼演的一齣戲,歸根究柢問題根本不是馬總統看了幾分鐘,而是長久以來對馬政府「不重視國防」的質疑。雖然馬總統一再強調從他上任以後,美國政府先後三度同意對台軍售,金額創歷年之最,他也多次對外籍訪賓重申採購F-16C/D與重要軍備的迫切性,但同樣在前四年任期中,馬總統只有三次公開視導國軍演訓行程;國防預算沒有一年超過GDP3%以上;募兵制在預算和人員招募困難的情況下匆促上路;今年二月參謀總長延任派令事件中,總統府以「沒有解職令就等於自動延任」的說法,讓參謀總長林鎮夷差點成了沒有派令的「黑官」,馬政府對於軍事事務的漠視與輕忽,實在很難不讓外界留下總統「不重視國防」的印象。

 

除了馬總統的形象處理出問題之外,軍方處理「實兵實彈」、「節能減碳」等質疑時的反應也讓軍方飽受批評,最後同意在明年的漢光演習中納入部份實彈射擊課目,軍事連線雜誌總編輯陳維浩認為,適度開放任民眾參觀演習,對實施募兵制之後更需要行銷自己的軍方來說是重要的宣傳手段之一,這已經是不可倒退的趨勢。

 

一年一度的漢光演習對軍方的部隊演訓和公關形象來說,都是最重要的大事之一,在媒體焦點的背後,更加重要的是防衛計畫的驗證,究竟能否從實兵的演練中得到教訓,對軍方來說是真正「裡子」的問題,至於媒體報導角度造成軍方父子騎驢的窘境,則是公關層次的面子問題。正如陳維浩所說,演習不是演電影,符合演訓狀況的不見得是好看的畫面,如何兼顧面子裡子,對軍方、對馬總統和對媒體而言,都還要再學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